探索未知的信州——松代城下町一日遊

2010-12-12 投稿者
分類: 景點, 溫泉, 藝術文化, 體驗

  2010_1204_121225-img_5649  長野縣自然風景的秀麗在日本是聞名遐邇的,但長野縣不僅擁有壯美的自然,也擁有豐富的歷史遺跡這一點卻不大為人所知。以北信(長野縣北部)為例,其實就有不少古墳、古城堡、古戰場遺跡,還有為數衆多的古剎廟宇。日前爲了探索信州的未知,考察開發長野縣的旅遊資源,與幾個外國出身的朋友一起來到了位於長野縣北部的松代城下町。
    從長野高速公路長野出口下來,驅車不過十幾分鐘,便到了雲集著美術館、紀念館、博物館、神社寺廟及各種歷史遺跡、文化氣息濃厚的松代城下町。我們行程從參觀真田寶物館開始。
2010_1204_095327-img_5562    參觀真田寶物館,就不得不提及一下“真田”爲何許人也。了解日本歷史的朋友可能對這個名字並不陌生,真田家族在日本歷史上曾爲信濃國小縣郡海野鄉(現在的長野縣上田市一帶)的豪族。在亂世出英雄的戰國時代(日本),真田家族也曾名將輩出,最有名的要數日本戰國末期(16世紀末)到江戶初期(17世紀初)的武將真田幸村,因爲他勇猛善戰,以弱制強,被譽爲“日本第一武士”,並與平安時代末期的源義經、南北朝時代末期的楠木正成一起被稱爲日本三大“末代悲劇英雄”。爲此,真田幸村成爲了很多日本古今文藝作品中的主角。甚至是電玩歷史遊戲中的中心人物。
真田寶物館中展示的物品是由真田家族第12代子孫於1966年向當地政府捐獻的真田家族歷代收藏的寶物。從杯碗茶盤的生活用品到古書、字畫的文化作品,還有盔甲刀劍等武器。印象深刻的是近代從英國傳來的一套手術器械。2010_1204_103808-img_55762010_1204_105559-img_55772010_1204_105605-img_55782010_1204_105624-img_55802010_1204_110110-img_5584
    看了真田家的寶貝,我們又去參觀了他家的豪宅。即使已是初冬季節,庭院中的草木多已枯黃,但仍能感到這裡濃濃“和風”中蘊含著生機。建築物裡面是理所當然的日式,據説房間有六十幾間之多。雖然只開放了其中的部分,但它在當時時代所顯示的氣派仍可見一斑。從面向庭院的房間,可以觀望到被修飾得錯落有致,精美典雅的日式庭院。想象著伴隨花開花落,葉緑葉紅,直至全部凋零枯落的季節變幻帶給人的情緒變化,竟有一種與昔日故人共享同一空間的時空錯亂。

2010_1204_110803-img_55952010_1204_111224-img_55962010_1204_111408-img_56022010_1204_111614-img_56102010_1204_111829-img_56132010_1204_111430-img_56042010_1204_111452-img_56052010_1204_111456-img_5606
   接著去了旁邊的文武學校。這是江戶時代(19世紀50年代)後期藩士子弟習武學文的地方,不僅學習從中國傳來的儒家思想,也學習西方的軍事思想,是當時最先進的教育機構。

2010_1204_113032-img_56202010_1204_113649-img_56302010_1204_113220-img_5626
下一站是松代地下壕。幾年前曾來此參觀,但因過了開放時間,而只在門口的展示廳看了一下介紹,之後還寫了一篇《歷史館觀感》的文章。今天終於如願以償,進到了地道裡面。這裡是1944年11月11日日軍緊急開工的一個戰壕工事遺址,之所以展示給世人,是因爲它不僅是戰爭的産物,而且還是種族歧視的一個血的見證。太平洋戰爭末期,行將覆沒的日軍計劃將指揮中樞轉移,最終選定了在長野縣松代町的三山環繞之中建立所謂的松代大本營。於是開始了緊急修築戰壕的工程。據説當時的修築工程十分艱難,日軍動員了很多當時爲日本殖民地的朝鮮人及一些日本人作爲民工參加勞動。但是象岩石石爆破及日夜倒班這樣的最艱苦的勞動則都是讓朝鮮人做。沒有好的安全保障,工期又緊,所以工傷事故頻發。多時一天死掉幾十人,而且死掉的人常常不爲人知,連屍首也找不到。據不完全統計,死者在7000人以上。戰壕中還有當時的朝鮮民工思念故鄉而留下的字跡。今天這裡作爲歷史教育的場所,不僅是長野縣中小學社會課的參觀內容,還吸引了與日本有著歷史情結的亞洲各地的遊客。與我們同行的韓國姑娘説她已是第四次來這裡,前三次是陪韓國高中生訪日團來的。有些當地人甚至提議申請將這裡作爲世界文化遺産登録,對此我感到很吃驚。因爲就一般論,世界遺産是一個國家自然與文化的的驕傲,而這裡應該説展示的是日本的恥辱。於是,我問同行的日本人爲什麽要這樣做,她説正因爲是恥辱才會時時提醒人們不能忘記那段歷史,不要再重蹈戰爭的覆轍。是啊,雖然右翼勢力時顯猖獗,但正義的力量不可阻擋,大多數日本人是有良知的,所以我相信歷史的車輪不會倒轉。

2010_1204_115232-img_56402010_1204_115305-img_56422010_1204_115447-img_56452010_1204_115203-img_5639
    午飯的時間,我們去了一個叫“かじゃ”小飯館。雖然很小,但很日本。1000日元的套餐使用的都是信州産原材料:山藥、信州三文魚、味噌等,美味而健康。

2010_1204_123229-img_56582010_1204_123220-img_56572010_1204_123423-img_56612010_1204_123631-img_56632010_1204_123758-img_5668
    下午,我們一行又去了一幢大宅子,在那兒作了純正的日本文化體驗:穿和服,折紙,喝抹茶,吃日式小點心。

2010_1204_135322-img_56812010_1204_134554-img_56732010_1204_135150-img_56782010_1204_142645-img_56932010_1204_141140-img_56842010_1204_143711-img_57052010_1204_145305-img_5713
    最後,是這次一日遊的經典—-洗溫泉。地點在松代莊。松代地區的溫泉是鐵質的,呈不透明的黃褐色,有一股鹹鹹的血味兒。據説這裡當年作爲武田信玄(日本戰國時代的武將,1521-1573)的秘藏溫泉曾用來爲士兵療傷、解乏。
此時此刻,我們將自己浸泡在黃褐色的液體中,讓溫泉中的那些Fe、Na、K化合物慢慢地沁入肌體,填補著壓力社會帶給我們身心的缺失,並將在冬日中奔走了一天的身體溫暖。

2010_1204_152735-img_57172010_1204_170700-img_5721
走出松代莊,夜幕已降臨,眼前的街道華燈初上。而夕陽卻竭力將最後一片光輝灑在了西邊天際,被橘紅色的晚霞映襯的群山凝重而深遠。站在暮色中眺望遠山的雄壯、夕陽的柔美,竟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承載著歷史的輝煌與沉重的小鎮—-松代城下町,在信州美麗的自然中散發著雋永的文化氣息……

發表迴響

(requir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