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学校这样上课—-参观长野县中学有感

2014年10月8日 投稿者
分类: 体验, 其他, 文化/艺术

  三名日本学者再次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这无疑是一件令人欢欣鼓舞的事情。纵观诺贝尔奖的历史,已有20余名日本人成为物理、化学、医学、文学及和平奖的得主。这不能不说明日本在科技及文化领域里的成就。由此我想到了造就了这些人才的日本教育。
因为工作关系,使我有机会多次陪同大陆及台湾的访日教育旅行团访问日本的学校。日前,又与一个国内来的教育旅行团一起参观了长野县内的某中学。
虽然是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但日本的学校很少像国内的学校那样为来访者做出强大的欢迎阵势,也不会为给客人留下好印象,花时间事先排练,而且只精选出优秀的学生参加交流。日本的学校是按照平时的一贯作法,该怎样怎样,呈现出的是一付自然态。很多时候只是进行一个简单的欢迎仪式,便让来访者去参观上课情况。这一天也是这样,没有五颜六色的欢迎装饰,只有学生们隆重的吹奏乐演奏及全校学生合唱的音色绝美的校歌。
接下来,中国师生参观了数学、保健、生物、历史课等的上课情况。
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生物课。这堂课要讲关于遗传的内容,老师让中国学生分别坐到了日本学生的小组里,然后拿出刚从他家附近的农田里收的玉米,平均分给各个小组,说让学生们数玉米上黄色颗粒的数量及白色颗粒的数量。一听到这个,我便有些诧异又十分饶有兴致:为什么要数玉米的颗粒?要达到什么目的呢?同时也替学生们犯难,这可怎么数啊?要数到猴年马月?数着数着还不串行了?

我的这一连串疑问,在下面的环节中得到了答案。我看到他们的做法是先用保鲜膜将玉米包起,然后隔着保鲜膜在黄白色玉米颗粒上用红蓝笔分别点出标志。方法很原始,但又不失精细。精细是说这层保鲜膜的使用,可以避免玉米被污染,使用之后还可以食用。


然后作标记的作标记,数数的数数。一会儿,各组的数字就纷纷汇总了上来。结果得出的结论是黄白颗粒数的比接近3:1,这数值代表了什么呢?原来这个结论的得出印证了孟德尔的基因分离定律,即:显性性状与隐性性状的表现常常呈现出一定的分离比,该比值接近3:1,就玉米来说,黄色颗粒为显性形状,白色为隐性。当然,孟德尔为了得出这个结论是耗费了几十年的工夫,做了上万次实验的。而今天,在短短几十分钟的课堂上,学生们通过这样一个自己动手的原始而简单的小实验便验证了一个伟大的定律,相信他们会对此印象深刻。不仅是他们,就是我这样一个对此定律完全没有概念的人也通过这趟课学到了这样的知识。
除了生物课,我还对历史课印象深刻。历史课讲的是日本近代史,是关于日本战败后签订的两项条约的内容。一个是“旧金山和约”,一个是“日美安全保障条约”。老师先分别将条约的内容向学生作了解释,然后让学生们分组进行讨论,讨论该条约的签订是好还是不好。好的话,好在何处;不好的话,又是为什么?


关于“旧金山和约”学生们讨论之后,做了如下回答。
认为签得好的意见:日本避免了战败后的赔偿问题。日本就此重归了国际社会。
认为签得不好的意见:留下了至今未解决的北方领土问题。没有中国和朝鲜这样的战争被害国参加的条约签订是不合理的。
关于“日美安全保障条约”学生们讨论之后的结果是这样的。
认为签得好的意见:没有战斗力的日本有了美国的保护。不与美国为敌比较好。
认为签得不好的意见:致使美国的军队至今残留日本。留下了冲绳美军基地问题。
学生们的回答无疑是不太有深度,甚至是很简单幼稚的,但是却是他们经过自己思考的、属于自己的认识。

老师让中国学生也参加讨论,并希望他们发表看法。但是因为语言问题,没有办法充分的沟通。而且因为学年不同,中国的学生还没有学到这些内容。最主要的是,据带队的中国老师说,中国学生也不习惯于这样的教学,因为中国式的教学还主要以老师讲学生听为主,尤其是像历史这样的学科,是已有定性的内容,对此评判是非曲直在中国的课堂上是不太可能的。
总之,这样的历史课我认为很有意思,且学且思考且质疑。想起自己当年在学校学历史时,历史老师在我看来都是些没有能力教其他学科的人被派来教历史,他们只负责照本宣科,学生也只有被灌输的份儿。被灌输得乏味之至,结果便是什么都装不进大脑。总结下来,至今我历史知识贫乏的原因与此有关。
问了一下来访的中国学生感受如何,他们说觉得日本学生上课很有趣,动手的时候多,即使上个保健课(相当于国内的生理卫生),也不是老师在上面只管讲,而是让学生自己动手画出身体器官的位置。而且老师对学生很友好,而少严厉。他们看到一个学生将袜子放到了桌上,但老师并没有对此学生提出任何批评。这要是在他们的学校,老师一定会请那学生滚出去,因为那会被认为是不尊重老师的表现。另外,中国学生一致认为日本学校的数学及英语超简单,他们不无得意地说,一元二次方程他们在小学时已学完,而这所日本中学的三年级还在讲这个内容。

无疑,中国学校所学的知识是有深度、有量度的。甚至让人做出这样的想象:以这样的深度、量度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的小学生也许连微积分也不在话下了。但是,教学方法却似乎还停留在填鸭式上,而缺少启发式、动手式、让学生思考的环节。深度与量度所形成的知识结构在今后的人生中能够有多少实用价值我不敢妄加评论,但就我一个离开学校N十年,过着普通人生活的平庸者来说,我的生活里没有一元二次方程,更不需要懂得微积分。
当然,我并不是在否认我近二十年的学校生涯是无意义的浪费光阴,我只是在想:到底什么样的学校教育是符合未来社会需求的?也许答案不能一概而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学校教育不应该仅仅是向学生灌输知识的深度与量度,还应让学生学会思考,学会质疑,学会用简单的方式理解复杂的问题。
刚刚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的天野浩教授则对他之所以能取得如此卓越的成就做出了这样的陈述:他的科研动力是如何学以致用?如何用知识为社会及人类做出贡献?这无疑是培养一个对社会有用人才最最重要的一点。
如果您欲了解日本的教育现状,请一定将长野县列入您的视野!

发表评论

(requir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