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本蹦蹦(松本ぼんぼん)

2009年8月18日 投稿者
分类: 各种活动/祭祀

 

夏季的日本,北到青森的“ねぶた”(nebuta),南至德岛的“阿波踊”,可谓到处开“节”(节:庙会、节典、节庆、狂欢),令炎热的季节更充满了热烈的气氛。而长野县的“松本蹦蹦 松本bonbon虽算不上日本有名,但在县内也算是具一定规模的。每年8月的第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小城松本市街便成了歌舞的海洋。

松本蹦蹦是松本市的一个跳舞,其舞并非象它的中文发音那样具有跳跃感,而是一种典型的日本舞。松本蹦蹦的历史并不久远,今年是第35次。据说它并不象其他传统的“节”那样具有一些宗教的意义,而仅仅是为了盂兰盆节前夕给人们提供一个夏日聚会、狂欢的场所。

记得第一次参加“蹦蹦95年,我还在大学读书时。那时我们留学生被邀请作为“市役所连”的成员,身着浴衣,加入到了“蹦蹦”的行列。我记得我们跳过了一段漫长的路,留下的是暑热、疲乏与快乐交织的记忆。

离第一次参加“蹦蹦”已有14年的光景,这期间我也曾两次参加过不同团体的舞队。一次参加的是一个外语教室的方队,多为金发碧眼的老外。老外一般“唯恐天下不乱”,有这样的热闹不凑白不凑,凑了热闹还得再加上疯狂,所以跳得特别开心,即使那舞姿无异于群魔乱舞。另一次,参加的是我职场的方队,吃喝“放题”,有一帮外教跟着起哄,也是热闹非凡。今年,我则是以母亲的身份参加了女儿芭蕾教室的母女舞队。这是这个教室为了成立10周年而搞的一系列纪念活动之一,那架式是要好好舞一通的。

但是这一天,早上开始便是乌云密布,雨时停时降。害得我不断地看着天,担心晚上的好事儿搞不成,也在心里祈祷着:雨呀,您老千万别下大发了,适可而止则已啊!偶尔从灰黑浓厚的云缝中露头的太阳给了我极大的安慰,让我对晚上的活动如期举行有了期待。但是到了下午,黑云压城,压得雨开始噼里啪啦地越下越大,象是要将我怀有的一丝侥幸也无情地夺去。但是我并不灰心,在心里祈祷到底。

雨还在下着,可是大家仍然按照事先的安排集合在了预定的地点。衣服、头发被浇湿了,但热烈的气氛却没有丝毫减少。真是万事俱备,只差天气了。

就在人们为天气担忧的时候,雨竟然停了,天也渐渐地明亮了起来。而这时正好也到了开跳的时间了。大家惊呼这简直就是天长了眼的奇迹,为了晚上的狂欢,白天下雨,为人们消暑;时间一到立马停雨,以让人们舞个痛快。这不,华灯初上的黄昏,在我们的头顶已绽出了一抹淡蓝的天,并让西边呈现出了一线金黄。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吗?整个一个老天爷特意为今天设计出来的天时地利呀!

随着广播里宣布蹦蹦开始的声音传来,音乐声响起,人们翩翩起舞,顿时欢声雀跃,一片沸腾。

我们的队伍是以芭蕾教室的学员为主,小到幼儿园的孩子,老到560岁的欧巴桑,加上“中坚力量”的我们这些妈妈,在教室的“主宰者”静老师的带领下,将西洋舞的元素加进了这典型的日本舞,很有些与众不同的美感。但我可没说我跳得美,我不过是在整体美中鱼目混珠罢了。

边笔划着自己的规定动作,边看着从我身边走过的一个个方队。一群青春与活力满载的年轻人舞了过来,奇装异服,疯狂热烈,又叫又跳还有两个人化着鬼面装,配上赖唧唧的动作,真是滑稽无比。而与此成鲜明对照的是身着“法被的方队,动作整齐划一,号子喊得雄浑有力。又有一群袒胸露背的多国籍少女,将日本舞的“蹦蹦”跳变了形,但却充满了异国情调的魅力。

据说今年参加跳舞的方队有305个,人数超过26500人。上至老者,下至儿童,人们被舞的浪潮淹没,个个兴高采烈。这里的人一扫日本人的矜持与刻板,尽情地歌,尽情地舞,仿佛沉默已久的火山,喷射出能量巨大的岩浆,一发而不可止。

我想这便是“”的魅力,它可以让人忘情地投入其中,而忘却烦恼;它可以让你摘下面具,回归自我。

最后,第一次参加这个活动的我们这个方队如愿以偿得了奖—-礼仪奖。虽不是因舞而奖,但在300多个队伍中也算出类拔萃了。

    几个小时的“蹦蹦”结束了,但欢乐的余波仍在心头荡漾。虽然眼前的一片狼籍明天又将变得秩序井然,尽情宣泄了的人们也将恢复平时的模样。但这偶然一露的“狰狞”却成了人们一年的期盼。(200984日星期二)

 

松本蹦蹦

我们的队伍

 

松本蹦蹦

 

 

松本蹦蹦

 

松本蹦蹦

 

松本蹦蹦

 

松本蹦蹦

 

松本蹦蹦

发表评论

(required)

*